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网 >   正文

钱多多心水论坛193333劳动教养行政诉讼案例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19-10-19访问次数: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住所地上海市黄浦区福州路185号。

  原审原告缪XX与原审被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行政强制一案,巢湖市居巢区人民法院于2010年1月29日作出〔2009〕巢居法行初字第50号行政判决。宣判后,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缪XX诉称:原告单位同事李明无故被上海太平洋房屋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太平洋公司)员工殴打,原告单位领导找到太平洋公司,该公司却紧闭大门,避而不见,出于气愤,公司领导指挥原告等到场人员砸毁太平洋公司的玻璃、电脑等物品以泄私愤。故原告等人的行为是事出有因,挟嫌报复,而不是肆意挑衅、示强逞能、任意毁坏财物的扰乱社会秩序的寻衅滋事行为,被告以寻衅滋事对原告实施劳动教养没有事实依据,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钱多多心水论坛193333,且被告是在以寻衅滋事刑事犯罪报捕未果的情况下,又对原告实施劳动教养的,属于滥用权力行为。故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所作的(2009)沪劳委审字第4862号劳动教养决定。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定:原告缪XX系居巢区中庙街道胜利村委会居民,原在上海晟佑公司打工。2009年8月22日下午,原告同事李明与上海太平洋公司员工因争抢客户发生纠纷被打。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长征派出所(简称长征派出所)接警处理,向李明开具了验伤通知书,李明未验伤。当晚,上海晟佑公司的负责人沈海毅纠集本公司员工到上海太平洋公司金沙店报复,原告知情后亦前往。沈海毅等人到上海太平洋公司金沙店后见店门紧闭,沈海毅并指挥员工将金沙店的玻璃门和店内的办公设备砸坏,原告进店后用手推倒一台空调,这次损坏的财物经鉴定价值13460元(损失清单中没有空调)。同日,长征派出所接群众报案,25日立案侦查,次日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原告,29日延长拘留期限至9月25日。9月15日,该分局提请普陀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原告,同月25日,普陀区检察院作出不予批准逮捕决定,当日,被告作出(2009)沪劳委审字第4862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对原告以寻衅滋事行为收容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同日,被告又作出劳动教养执行通知书,但未送达原告及其家人。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行政处罚应当坚持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原告缪XX一贯表现良好,从无犯罪或治安处罚前科记录,其是在公司领导指使下参与毁坏财物行为的,既不是组织者,又不是指挥者,主观上无寻衅滋事的故意,且情节显著轻微;原告在刑拘期间,公安机关拟对其同时实施两种处罚措施,显属滥用职权;被告作出的(2009)沪劳委审字第4862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对先行羁押原告是否折抵未作任何说明,亦未明确告知原告相关权利义务,违反了《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三条之规定,也不符合《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第四十九条第二款关于制作劳动教养决定书的形式要件之规定;《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劳动教养的人应该在劳动教养通知书上签名,现无证据证明被告向原告送达了劳动教养通知书。综上,被告所作的劳动教养决定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依法应予撤销。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五十四条(二)项第2、3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九条第二款之规定,遂判决:撤销被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2009年9月25日作出的(2009)沪劳委审字第4862号劳动教养决定书中对原告缪XX收容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的决定。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负担。

  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不服巢湖市居巢区人民法院上述判决上诉称:1、缪XX与本案的起因没有任何关系,其听信片面之词,在没有核实真实情况下,主动参与毁坏上海太平洋公司的财物,其主观上有明显的无端滋事、逞强示能、以强凌弱的寻衅滋事的故意;2、本案是一起多人共同实施的违法行为,因此参与人应当对所造成的损失13460元的后果共同承担责任,原审法院将缪XX的行为从共同违法行为中剥离出来有违法律规定;3、公安机关先是以刑事犯罪立案侦查的,在查清缪XX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后,根据其行为的性质适时作出劳动教养决定,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不存在“一事二罚”的问题;4、劳动教养决定书已包含了《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第四十九条规定的大部分内容,关于决定前先行羁押折抵情况的内容,本会通过《劳动教养通知书》的形式来体现,它与劳动教养决定书具有同样的法律效力,并不影响缪XX的实体权利;且行政审判是以法律、法规为依据,参照规章,而《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只是个规范性的文件,不是法院审理行政案件的依据,原审法院以此认定本案程序违法依据不足;5、《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二条的立法本义是保障被劳动教养人的知情权。本会作出的对缪XX收容劳动教养决定的当天向其送达了劳动教养决定书,缪XX也在劳动教养决定书送达回执上签字确认,虽然本会未以劳动教养通知书的形式让缪XX签收决定书,但本会已实质履行了《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二条所规定的内容,切实维护了其知情权;6、劳动教养是对被劳动教养人实行强制性的教育改造,属于行政强制措施,而非行政处罚,原审法院将劳动教养定性为行政处罚,显然是错误的。综上所述,本会对缪XX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定性准确,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的程序和权限,请二审法院维持本会的劳动教养决定。

  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在原审提供以下证据、依据:(一)事实方面的证据:1、公安机关询问缪XX、沈海毅、周建国、王大顺、储小华、相升羽、张建的笔录;2、证人李晓莉、王芩、刘倩、李闪、朱平利、朱伟力、罗京、邱刻峰、徐敏的证言;4、现场照片;5、被损坏财物估价鉴定委托书、结论书及通知书;6、抓获经过、工作情况、说明及财物清单;7、缪XX等人的户籍资料。以上证据证明缪XX寻衅滋事的事实存在。(二)程序方面的证据:1、(2009)普公劳字325号“关于对缪XX、储小华、相升羽、王大顺收容劳动教养各报一年的请示”;2、(2009)沪劳委审字第4862号“劳动教养决定书”;3、送达回执及邮寄清单。以上证据证明对缪XX收容劳动教养的程序是合法的。(三)法律依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四)项、《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第三项、《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第二项。

  以上证据均已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原审法院对证据的认定符合法律规定,且双方当事人对案件的事实没有异议,故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缪XX的同事李明因与上海太平洋公司的员工争抢客户被殴打致伤后,经理沈海毅率领缪XX等单位同事找到上海太平洋公司金沙店,因未见到该公司员工,出于群情激奋,缪XX等人在沈的指挥下用砖块等将该店玻璃门、电脑显示屏等财物损毁,给社会秩序造成一定的影响,是严重违反社会治安的行为。但缪XX的行为是事出有因、挟嫌报复的故意行为,与无事生非、肆意挑衅、起哄闹事、横行霸道、任意毁坏财物、破坏公共秩序的寻衅滋事行为截然不同。故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以寻衅滋事行为对缪XX实施劳动教养系定性不准、适用法律错误。原审判决予以撤销,结果正确,应予维持。劳动教养是一种对被教养人实行强制性教育改造的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性措施,属于行政强制,而非行政处罚,原审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来审查本案,适用法律有误,应予纠正,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该点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一)之规定,判决如下: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住所地上海市福州路185号,组织机构代码:00327180-X。

  黄XX诉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一案,安徽省庐江县人民法院于2010年2月12日作出〔2010〕庐行初字第0004号行政判决。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黄XX诉称:纠纷事端是由艾玉春挑起的,应由艾玉春等承担主要责任,原告参与殴打他人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被告对原告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请求法院依法予以撤销,并判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11534.97元。

  原审法院查明:2009年10月21日20时许,艾家海在上海市中江路368号工地宿舍一楼与艾克发、艾克满、艾勇兵、许承兵、方XX及其妻方梅一起吃晚餐,期间,艾家海出门洗手时被二楼晾洗衣服的水滴到其头部。为此,艾家海与正在晾洗衣服的工地保安艾玉春发生争吵,在争吵过程中方XX扔向二楼啤酒瓶砸到楼梯的护栏上爆破,碎玻璃把工地保安占旺龙的面部划伤。后占旺龙叫艾玉春打电话报警并通知工地保安队长王万强到场处理。王万强接电话后又通知工地保安赵建刚、毛乾坤、叶许生等人到现场一起帮忙处理,王万强等到场后,艾玉春在明知不是艾家海用啤酒瓶砸伤占旺龙面部的情况下,故意指认系艾家海所为并率先上前殴打艾家海,叶许生、毛乾坤、占旺龙随后也实施殴打。艾家海之妻方梅见状即电话通知工地民工徐顺并告知艾家海被人殴打,叫徐顺等人快回工地。徐顺遂通知工地民工姚云峰、孟建玉、许小祥、姜辉、夏江英及原告赶回工地宿舍,在工地门口徐顺等七人各捡一根木棍,艾家海见徐顺等携木棍到场后即指使他们及许承兵、方XX殴打对方,并致艾玉春、赵建刚、毛乾坤轻微伤,夏江英在殴打中也被毛乾坤等人致轻微伤。占旺龙左颧部被啤酒瓶碎玻璃片致裂伤,经法医鉴定亦构成轻微伤。因参与该起纠纷方梅被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以寻衅滋事行政拘留15日,赵建刚、占旺龙、叶许生、许小祥、姜辉、毛乾坤、孟建玉被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以结伙斗殴行政拘留15日或10日,艾家海、艾玉春、徐顺、姚云峰、夏江英、许承兵、方XX及原告分别被被告予以劳动教养。庭审中原告增加附带行政赔偿诉讼请求,要求被告按2008年度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日平均工资111.99元标准赔偿其经济损失11534.97元。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黄XX得知其老板艾家海在工地宿舍被工地保安殴打后,理应问明情况,制止事态的发展,通过有关部门妥善处理。然而,原告闻讯后即赶到事发现场,并在艾家海的指使下参与殴打工地保安,造成多人轻微伤,原告行为显已违法,依法应予处罚。但原告的行为不属于在公共场所或者其他场所无事生非,起哄捣乱,无理取闹,无故殴打他人,肆意挑衅,横行霸道,破坏公共秩序的寻衅滋事行为,被告适用《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以寻衅滋事对其劳动教养壹年显属适用法律不当。原告庭审中增加附带行政赔偿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直接经济损失应按上年度全国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2目、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一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一)项、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撤销被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于2009年11月20日作出的(2009)沪劳委[审]字第5733号劳动教养决定;二、被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按2008年度全国职工日平均工资111.99元的标准,赔偿原告黄XX被劳动教养期间的经济损失。即自2009年11月20日起按日计算至实际解除劳动教养之日止。赔偿款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付清。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负担。

  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上诉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但认为黄XX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不当。所谓寻衅滋事行为是指一人或多人在公共场所或者其他场所无事生非,起哄捣乱,无理取闹,无故殴打他人,肆意挑衅,横行霸道,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本案中,原审法院已认定黄XX在艾家海的指使下参与殴打工地保安,造成多人轻微伤,黄XX也供述其殴打对象并不局限于殴打过艾家海的保安,而是对所有身着保安制服的人进行殴打。因此,其殴打行为已完全不顾事情的起因和对象,符合无故、随意殴打他人的主客观表现。另外,黄XX与对方保安发生冲突后,不仅在工地宿舍区对保安实施追打的行为,且还持械冲到附近的马路上,扬言要继续殴打保安,因此,黄XX寻衅滋事造成的影响并不局限于工地内,而是破坏了工地周边的公共秩序,符合寻衅滋事行为的特征。综上,原审法院认为黄XX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撤销〔2010〕庐行初字第0004号行政判决,维持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2009)沪劳委[审]字第5733号劳动教养决定。

  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向原审法院提举的主要证据有:1、公安机关对徐顺、许承兵、姚云峰、夏江英、方XX、方梅、许小祥、姜辉、孟建玉、艾玉春、赵建刚、毛乾坤、占旺龙、王万强、叶许生及黄XX的询问笔录,证明(2009)沪劳委[审]第5733号劳动教养决定认定的事实;2、证人徐强、何佃苍、岳喜政、姜树仁的证言,证明黄XX等人在工地打架斗殴给工地建设造成的负面影响;对艾玉春、夏江英、赵建刚、孟建玉、毛乾坤、占旺龙的验伤通知书及法医临床司法鉴定,证明多人受轻微伤的事实;3、(沪)公(普)长风鉴通字第(2009)1034号和1035号鉴定结论通知书,伤情鉴定结论已送达当事人;4、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长风新村派出所出具的情况报告,证明案发及侦破情况;5、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四份,证明孟建玉、徐顺、方XX、姜辉各持一根木棍的事实;6、对方梅、许小祥、姜辉、毛乾坤、赵建刚、占旺龙、孟建玉、叶许生、艾玉春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劳动教养决定书,证明对本案其他人的处理情况;7、夏江英、许承兵、徐顺、姚云峰、王万强、艾玉春、占旺龙、毛乾坤、赵建刚、方梅、方XX、姜辉、许小祥、叶许生及黄XX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表,证明黄XX等人的基本信息。上述证据均随卷移送至本院。

  经书面审查,原审判决对证据的认证符合法律规定,认定事实清楚,双方当事人均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寻衅滋事是指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起哄闹事,殴打伤害无辜,随意挑衅,横行霸道,毁坏财物,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本案中,艾家海为琐事与艾玉春等发生纠纷并遭多人殴打,后艾家海指使黄XX等殴打双方,继而引发互殴,在互殴过程中双方均有不同程度的轻微伤。黄XX的行为客观上对公共秩序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其主观上不存在无事生非,随意殴打无辜群众的故意,因而不符合寻衅滋事行为的特征,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以寻衅滋事对黄XX实施劳动教养系定性不准,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与黄XX等人发生纠纷的均是工地保安,在双方多人互殴情况下,黄XX虽承认殴打的对象不局限于殴打艾家海的保安,但相对而言,其侵害的对象是确定的,即工地保安。故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因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黄XX实施的行政强制行为违法,依法应予赔偿。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上诉人(一审原告):王明冬,男,1991年2月8日出生,满族,小学文化,户籍所在地吉林省九台市土们镇山嘴村10组,现在安徽省南湖劳动教养管理所收容劳动教养。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住所地上海市福州路185号。

  王明冬因诉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行政决定一案,不服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7月13作出的(2009)宣中行初字第2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根据采信的有效证据,认定以下案件事实:王明冬于2008年2月到上海市打工,暂住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张翁庙村。2009年2月11日,吴志光与曾理、沈文富因赌博发生争执。后吴志光、何光芳与吴志明、邹苏华、邹俊盛等人商量殴打曾理、沈文富,并由吴志光、何光芳先行至对方暂住地附近守候查探。同时,曾理、沈文富与向松涛、王明冬等人商量殴打吴志光,并通知李三亮届时到场,向松涛当场提供铁棒两根用于斗殴。次日凌晨,双方人员在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金轩路偏僻处欲进行斗殴时,被民警当场查获。期间,李三亮、王明冬在现场分别持铁棒、菜刀欲参与斗殴。同年3月6日,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向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报请对王明冬劳动教养。2009年3月12日,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第十三条的规定,作出(2009)沪劳委审字第850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对犯有聚众斗殴行为的王明冬收容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并于3月13日送达给王明冬。王明冬不服该劳动教养决定,遂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第二条的规定,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具有作出劳动教养决定的法定职权。王明冬户籍所在地虽在农村,但案发时居住于上海市已一年,符合被收容劳动教养主体条件。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王明冬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认定王明冬犯有聚众斗殴行为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根据《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第三条、《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第十三条的规定,决定对王明冬收容劳动教养,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八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维持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的(2009 )沪劳委审字第850号劳动教养决定书中对王明冬收容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的决定。

  上诉人王明冬的主要上诉理由为: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在对其决定劳动教养过程中,未按《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履行相应程序,其作出决定的程序严重违法,一审判决对此未予审查。一审判决维持劳动教养决定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一审被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向一审法院提举的主要证据有:1、何光芳、吴志光、吴志明、邹苏华、邹俊盛等五人的笔录,以证明上述人与曾理一方数人在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金轩路偏僻处欲进行斗殴时,被民警查获;2、曾理、沈文富的笔录,以证明曾、沈二人同吴志光赌博发生纠纷,后二人与王明冬、向松涛等人商量殴打吴志华,并通知李三亮参与斗殴。向松涛提供了铁棒二根用于斗殴。次日凌晨,曾理一方与吴志光一伙人在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金轩路偏僻处欲进行斗殴时,被民警查获;3、向松涛的笔录,以证明其与曾理等人商量殴打吴志光,并提供铁棒二根用于斗殴,后其参与斗殴被查获;其指认王明冬持菜刀欲参与斗殴;4、王明冬的笔录,证明其与曾理等人商量殴打吴志光,后其持菜刀欲参与斗殴被查获;5、李三亮的笔录,证明其被曾理纠集,至金轩路处准备参与斗殴。6、沈书勇的笔录,证明其与曾理、沈文富、向松涛商量殴打吴志光,后欲参与斗殴的过程;7、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明双方持有凶器;8、工作情况,证明案发及抓获经过;9、照片一组,证明双方持有的凶器;10、户籍资料,证明王明冬的身份情况;11、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关于对王明冬等人收容劳动教养的请示,证明王明冬被处劳动教养的请示程序;12、劳动教养决定书送达回证及邮寄凭证,证明劳动教养决定书的送达程序。

  上述证据均已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提供的有关劳教决定的事实证据可以证明王明冬持菜刀欲参与斗殴的事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提供的有关劳教决定的程序证据,不能完全证明其按照《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的规定,履行相应的逐级审批盖章程序,本院依法确认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提供的有关劳教决定的程序证据不足。

  本院认为:国务院转发公安部《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规定,对于聚众斗殴等扰乱社会治安、不够刑事处分的人予以收容劳动教养。《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第(一)项规定,有结伙斗殴行为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该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对于非法携带、弹药或者弩、匕首等国家规定的管制器具进入公共场所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本案中,王明冬既不是赌博争执事端的当事者,亦不是聚众斗殴的组织者,其受他人之邀,携带菜刀欲参与斗殴的行为,尚未造成财产、人身等损害后果,其行为虽属违反治安管理,但尚未达到收容劳动教养的程度。故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决定对王明冬予以收容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且其作出劳动教养决定的程序亦有不规范之处。一审判决维持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2009 )沪劳委审字第850号劳动教养决定中对王明冬收容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的决定不当,同时一审判决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八条第(一)项作出判决属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纠正。上诉人王明冬的主要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二)项、第五十四条第(二)项1、3目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撤销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的(2009 )沪劳委审字第850号劳动教养决定中对王明冬收容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的决定。

  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省济宁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住所地:山东省济宁市洸河路261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陆姣妮,女,1973年8月6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住(略),现服教于山东省第一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济南市)。

  上诉人山东省济宁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因陆姣妮不服劳动教养决定一案,不服湖南省邵东县人民法院(2009)邵东行初字第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在二审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达成了和解协议,上诉人同意终止对被上诉人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的执行,被上诉人自愿放弃服教期间的赔偿请求,上诉人认为没有继续诉讼的必要,自愿撤回上诉。

  本院认为,本案上诉人在诉讼过程中,主动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终止执行劳动教养决定,使被上诉人达到了诉讼目的,双方达成的和解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背法律规定,本院予以认可。上诉人认为没有继续诉讼的必要而撤回上诉,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予以准许,原劳教决定及原审判决均不再执行。综上,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八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诉讼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由上诉人山东省济宁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承担。

  第二条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准许:

  (二)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不超越或者放弃职权,不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

  第八条第二审或者再审期间行政机关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当事人申请撤回上诉或者再审申请的,参照本规定。

  准许撤回上诉或者再审申请的裁定可以载明行政机关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主要内容及履行情况,并可以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在裁定理由中明确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或者原裁判全部或者部分不再执行。

  原告东海朋(曾用名王朋、曹阳)男,1991年10月17日出生,汉族,户口所在地:(略),现住(略)。

  法定代理人曹燕(东海朋之母),1970年3月6日出生,汉族,现住(略)。

  原告东海朋诉被告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一案,本院于2008年8月21日立案受理后,本案于2008年10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东海朋及其委托代理人陈锐伟、被告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覃扬斌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是:2008年8月6日,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以东海朋与他人结伙实施绑架行为为由,对其作出渝劳教审字(2008)第2572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对东海朋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

  被告在法定的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供如下证据,并在开庭审理时予以举示、质证:

  公安部制定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四条第一款“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大中城市人民政府组成的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领导和管理劳动教养工作,审查批准收容劳动教养人员”证明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有职权作出劳动教养决定。

  1、奉节县公安局分别于2008年7月25日、7月30日、8月3日三次对东海朋的讯问笔录;

  以上1-4项证据证明因谢模华欠东海朋一百多元,东海朋与金志强、黎慈航一道将谢模华强行从家中带到奉节县永安镇夔州路安怡宾馆666房间,对谢模华进行殴打并拿刀进行威胁,并要求谢模华在晚上12点以前交出二千块钱作日常开销的事实。

  5、奉节县公安局于2008年7月25日询问证人杨晓的询问笔录;证明杨晓将谢模华的建设银行储蓄卡交东海朋取钱而未取到的事实。

  6、奉节县公安局于2008年7月30日询问证人刘其燕的询问笔录;证明黎慈航与两年轻人将另一年轻人扣押在其上班的奉节县永安镇夔州路安怡宾馆666房间,他们把门关上,不知在里面干什么。

  7、奉节县公安局于2008年8月1日询问奉节县香山社区十二小组组长尹必文的询问笔录;证明东海朋的外公、外婆在该社区居住,该社区无能力管教好东海朋。

  8、奉节县公安局于2008年7月24日对报案人朱东国的询问笔录和奉节县公安局永安镇第一派出所出具的抓获经过;证明有两个年轻人在其堂姐家翻东西,被制止后,持刀强行逃走,被赶来的派出所民警捉获。经公安机关查证,一个是东海朋、一个叫金志强。

  9、奉节县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和照片若干;证明作案时的地点和相关物品。

  10、奉节县公安局于2006年10月讯问苏磊、刘猛、东海朋的笔录以及重庆市奉节县人民检察院[2007]1号《不起诉决定书》;证明东海朋不是初犯,东海朋曾与苏磊、刘猛一起实施盗窃行为的事实。

  11、奉节县公安局永安镇第一派出所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奉节县公安局立案决定书、劳动教养呈批报告;

  12、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2008年8月3日向东海朋送达聆询告知书、公安机关权利义务告知书;

  13、2008年8月7日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向东海朋及家属送达渝劳教审字(2008)第2572号《劳动教养决定书》。

  公安部制定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二)项对下列人员收容劳动教养“结伙杀人、抢劫、强奸、放火等犯罪团伙中,不够刑事处分的”;

  原告起诉称,1、原告的行为未构成绑架犯罪行为,不应适用《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二项的规定;原告系未成年人,又是在校学生,被告对原告决定劳动教养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等法律法规规定。被告对原告决定劳动教养无法律依据。2、被告办案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在询问未成年原告时,未通知原告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到场,也未向原告和监护人送达《聆询告知书》组织聆询。对原告作出《劳动教养决定书》后,未向原告的监护人宣布决定劳动教养的事实、依据、期限,该决定书也未送达原告监护人。3、被告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书》中所载的原告户籍所在地及现住址均是错误的,认定原告是无业人员更是错误的。综上,被告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违反法定程序,违反法律法规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规定,请求法院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渝劳教审字(2008)第2572号《劳动教养决定书》。

  1、曹燕的身份证复印件、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乡来家庄村民委员会证明、常住人口登记卡;证明曹燕是东海朋的母亲,二人的户口在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乡来家庄村。

  被告答辩称,2008年7月24日,东海朋伙同他人对谢模华进行殴打并持刀威胁,要求谢模华交付2000元人民币。东海朋结伙实施了绑架行为,我委对其作出劳动教养决定并无不当,请求法院维持我委的劳动教养决定。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举示的职权依据无异议。对被告举示的事实证据1有异议,认为讯问东海朋的笔录是一名干警制作的,讯问时没有通知家长或监护人到场,且笔录上的签名也是被威胁的情况下签的。对事实证据中的2、3、4、5、6、8、9项证据无异议。对证据7的证明目的有异议,恰好能证明东海朋有监护人,并有监管能力。对证据10有异议,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不能证明东海朋有违法犯罪前科。原告对被告举示的程序证据11、13无异议,对证据12有异议,认为聆询程序不合法。原告对被告举示的法律依据有异议,认为东海朋的行为不构成绑架,不属《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二)项规定可以劳动教养的情形。被告对原告举示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学生身份不影响对其劳动教养。

  对被告举示的职权依据以及事实证据中的证据2、3、4、5、6、8、9项证据,因原告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能够证明本案案件事实,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对证据1,因东海朋未举出相反证据证明对其讯问所作的笔录系一名干警制作,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在笔录上的签名是受胁迫而为。该笔录中东海朋的陈述与同伙金志强、黎慈航的供述一致,故对东海朋的三次讯问依法予以采信。对证据7,奉节县公安局对东海朋外公居住社区组长的调查笔录,该笔录收集程序合法,与本案有关联,证明目的不同不影响该证据的效力,对证据7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对证据10,因是被告依法收集的公安机关2006年对苏磊、刘猛、东海朋的讯问笔录,且有重庆市奉节县人民检察院[2007]1号《不起诉决定书》印证,能够证明2006年8月东海朋参与盗窃的事实,对该证据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对被告举示的程序证据11、13,因原告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对证据12,因原告未举示被告聆询程序违法的证据,被告举示的聆询程序是在对案件审核后,在提交劳动教养审批委员会审批决定前告知了东海朋的,对该证据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对被告举示的法律依据,因《劳动教养试行办法》是公安部制定的,专门规范劳动教养措施的规范性文件,本案可以参照适用。对东海朋是否适用《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二)项的规定,应结合全案予以确定。对原告举示的证据,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且能够证明曹燕与东海朋的关系以及东海朋的身份,本院依法予以采信。

  2008年7月24日下午,原告东海朋伙同黎慈航、金志强,以谢模华欠其一百多元为由,将谢模华强行从家中带到奉节县永安镇夔州路安怡宾馆666房间,对谢模华进行殴打并拿刀进行威胁,并要求谢模华在晚上12点以前交出二千块钱。谢模华拿出身上的邮政储蓄卡,又叫人送来一张建设银行卡,东海朋将两张卡拿去取钱,但两张卡都没有存款。后东海朋与金志强在谢模华家翻东西找钱过程中,被谢模华家人报警后捉获。2008年8月6日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渝劳教审字(2008)第257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对东海朋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该劳动教养决定书送达东海朋及家属后,诉讼至本院,请求撤销渝劳教审字(2008)第257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现东海朋在重庆市未成年劳动教养管理所接受劳动教养。

  本院认为,根据公安部制定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四条第一款“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大中城市人民政府组成的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领导和管理劳动教养工作,审查批准收容劳动教养人员”的规定,被告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依法享有作出劳动教养决定的法定职权。原告东海朋虽与谢模华有一百多元的经济纠纷,但其与他人结伙,采取殴打、持刀威吓的方式限制谢模华人身自由,强行要求谢模华拿出二千元,实施了以敲诈勒索为目的的绑架行为。但东海朋出生于1991年10月17日,案发时只有十六岁属未成年人,根据公安部制定的《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对违法犯罪未成年人中的初犯、在校学生,且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有实际管教能力的,不得决定劳动教养,但是应当依法责令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严加管教。”上述规定,旨在对未成年人进行劳动教养须从严掌握。被告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东海朋作出劳动教养决定前,应当查明东海朋是否是在校学生,且核实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有无监管能力时,应向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邻居、学校、居住地居委会或者公安派出所调查取证,否则不应对东海朋作出劳动教养。另外,公安机关在讯问东海朋时,也未通知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到场,上述行为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第十四条、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综上,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东海朋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其作出的渝劳教审字(2008)第2573号劳动教养决定应予撤销。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2008年8月6日作出的渝劳教审字(2008)第257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原审原告)徐井泉,男,1967年12月28日出生,汉族,原辽中县供热公司副经理,住(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住所地沈阳市和平区十纬路13号。

  上诉人徐井泉因诉沈阳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一案,不服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07]和行初字第11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徐井泉,被上诉人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赵阳、王燕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07年3月30日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以徐井泉授意、指使他人散发、张贴蓄意捏造的宣传品,肆意诽谤他人。教唆他人违法犯罪,不够刑事处分为由,对徐井泉作出沈劳教(2007)171号劳动教养决定,决定对徐井泉教养一年。

  原审认为,依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一条之规定,被告具有作出劳动教养决定的法定职权。被告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原告徐井泉具有指使汪玉娜、方鸿艳散发传单的事实。汪玉娜、方鸿艳在被告作出劳动教养程序中陈述的内容能够相互印证,其中的细节部分,依靠诱供难以取得。且汪玉娜、方鸿艳以及原告不能向法庭提供被告取证违法的证据。故汪玉娜、方鸿艳翻供的理由不够充分,不予采纳。被告认定徐井泉违法的事实符合《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六)项规定的事实要件。故被告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原告的主张没有事实证据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四)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徐井泉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上诉人徐井泉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汪玉娜、方鸿艳在原审出庭作证证明散发传单行为与其无关,证人在被上诉人处的笔录是在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下所作,应以证人当庭陈述的为准,上诉人并没有教唆他人违法犯罪的行为。请求本院查明事实,撤销被诉劳动教养决定、撤销原审判决。

  被上诉人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向本院递交书面答辩状,辩称,其是依法设立的劳动教养管理机构,具有劳动教养审批权,作出的被诉劳动教养决定认定上诉人教唆他人违法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并严格履行了告知、聆询、审批、送达等程序,程序合法,且适用法律正确,内容适当。请求本院维持原审判决,维持被诉劳动教养决定。

  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2007年2月8日、2007年2月10日、2007年2月13日汪玉娜的询问笔录,2、 2007年3月3日、2007年3月4日、2007年3月7日方鸿艳的询问笔录,均用以证明徐井泉教唆他人违法犯罪的事实。3、2007年2月11日现场勘验笔录,4、2007年2月11日、2007年2月12日徐井泉的询问笔录,均用以证明徐井泉存有大量尚未散发的传单与已经散发的传单内容一致。5、由汪玉娜、方鸿艳签字确认的四张传单,6、汪玉娜和方鸿艳张贴、散发传单地点的现场照片12张、监控录相照片5张及监控录相光碟一盘,均用以证明有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违法事实发生,同时也证明此行为是在徐井泉授意、指使下由汪玉娜、方鸿艳具体实施。7、辽中县政府办公室出具的《关于我县五家企业转制情况的说明》、辽中县人民政府 (2005)第6、8期、(2006)1、4、5、6、7、8期常务会议记录,用以证明本案已经散发出的传单内容及徐井泉居所搜出的传单内容为蓄意捏造。8、扣押物品文件清单,用以证明徐井泉住所存有大量尚未散发的传单与已经散发的诽谤他人传单的内容一致。9、沈辽公治决字(2007)127号行政处罚决定,10、沈辽公治决字(2007)132号行政处罚决定,均用以证明汪玉娜、方鸿艳因散发传单诽谤他人已经被公安机关给予行政处罚。11、2007年3月8日、2007年3月15日、2007年3月20日对徐井泉的复核笔录,用以证明被告履行了复核程序。12、2007年3月27日对徐井泉聆询笔录,用以证明对徐井泉进行了聆询并依法进行了质证。13、宣布《劳动教养决定书》笔录,用以证明被告依法向原告履行了决定告知程序。14、证人冯冰、李增春、刘京生、高义、卜文国的证言,用以证明询问证人汪玉娜、方鸿艳的警察没有诱供行为。15、移动公司出具的通话记录,用以证明当时徐井泉与汪与娜和方鸿艳有通线、证人勾玉良的证实笔录,用以证明徐井泉不担任控访工作。17、二位复印社人员白宁、孙海娇的证实,用以证明汪玉娜、方鸿艳在公安经机关出的证言是真实的。

  原审原告向原审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证人汪玉娜出庭作证,2、证人方鸿艳出庭作证,均用以证明原告没有授意和指使二位证人散发传单,同时证明在原告家中搜出的传单是原告没收此二人的传单。

  本院认为,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一条之规定,被上诉人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具有作出劳动教养决定的法定职权,原审认定正确。本案中,被上诉人以上诉人授意、指使他人散发、张贴蓄意捏造的宣传品,493333开马,493333管家婆图,王中王开奖493333,王中王493333免提网站,493333开奖记录肆意诽谤他人,教唆他人违法犯罪,不够刑事处分为由,对上诉人处以劳动教养一年。上诉人徐井泉上诉的主要理由是汪玉娜、方鸿艳证明散发传单行为与其本人没有关系。但是,汪玉娜、方鸿艳作为上诉人的证人,在原审中出庭作证的证言,不足以推翻公安机关根据二人最初供述的内容所认定的事实,且二人在诉讼程序中作出与在公安机关查办此案过程中相反的陈述,既没有正当理由,也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公安机关办案时存在诱供行为,故被上诉人作出的被诉劳动教养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审判程序合法,判决驳回上诉人徐井泉诉讼请求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上诉人(原审原告)候桂媛,女,1952年12月18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住所地沈阳市和平区中山路106号。

  上诉人候桂媛因诉被上诉人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一案,不服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08)和行初字第7号行政判决,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候桂媛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淑清、张春兰,被上诉人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赵阳、刘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原告候桂媛于2007年5月30日,6月3日、11日、12日、30日,7月12日、14日多次到北京东郊民巷17号、广场、驻华使馆区等非上访区域上访。因上访问题,不听民警劝阻,三次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行政拘留;并于2007年7月17日、25日、30日到北京中南海、万寿路甲15号、外国驻华使馆区等地点以静坐等方式闹访;并于2007年8月8日北京举办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纪念活动之机,与数十人在北京广场静坐、喊口号。被告于2007年9月17日作出沈劳教字[2007]381号劳动教养决定,对候桂媛实行劳动教养一年。

  原审认为,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一条规定,被告具有作出劳动教养决定的法定职权。被告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原告候桂媛具有扰乱工作、生活秩序的违法事实存在,被诉劳动教养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依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五)项、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第三条对原告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符合法律规定,程序合法。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候桂媛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候桂媛负担。

  上诉人候桂媛上诉称,一、上诉人不是无理闹访,是有理上访;二、原审法院对合理上访的关键证据没有认定;三、被诉劳动教养决定适用法律不当;四、被诉劳动教养决定程序严重违法。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答辩称,被诉劳动教养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有:1、信访事项处理决定书;2、给沈阳空军后勤部卫生处的函;3、申请评残报告表;4、证明;5、革命伤残军人残情鉴定表;6、关于评残、补残、调整伤残等级的问题;7、沈阳市民政局介绍信;8、残疾等级医学鉴定表;9-11、来访事项转送单;12、群众进京事项联系单;13、关于残疾性质的认定和等级评定发证的规定;14、判决书及房屋拆除验收单,以上证据用以证明上诉人上访是有理上访;15、残疾证及病历,用以证明上诉人有严重疾病,不宜劳动教养。

  被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有:1、2007年9月1日上园派出所民警许立峰、刘金伟出具的证言,用以证明抓捕候桂媛经过;2、2007年8月8日赵东升的询问笔录,用以证明候桂媛借北京举行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与数十人在北京广场静坐,不听工作人员劝阻,坚持静坐,不配合上车;3、2007年8月30日杨春香询问笔录,用以证明2007年8月8日在北京广场有一些上访人在静坐、喊口号、候桂媛参与这次静坐;4、2007年7月31日、8月8日、9月1日、9月7日的候桂媛询问笔录及其9月1日的亲笔陈述,用以证明候桂媛因拆迁补偿一事未达到其要求多次上访,并于2007年5月至8月多次到北京非信访地点闹访,并于2007年8月8日到北京广场静坐;5、2007年8月15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治安支队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候桂媛五次到使馆区“告洋状”,扰乱工作、生活秩序;6、2007年7月20日北京市东城分局东郊民巷派出所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2007年6月3日候桂媛到东郊民巷17号非上访区上访,扰乱工作秩序、生活秩序;7、2007年7月20日北京市公安局地区分局治安大队出具的工作说明,用以证明候桂媛在广场被执勤民警审查;8、2007年8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出具的工作说明,用以证明2007年7月17日候桂媛到中南海新华门非上访地点信访,滞留不走,扰乱工作、生活秩序;9。2007年7月27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万寿路派出所民警马晓军、邹彤出具的情况介绍,用以证明2007年7月25日候桂媛到北京万寿路甲15号非信访地点上访静坐,扰乱工作、生活秩序;10、2007年8月8日、9日北京市公安局地区分局治安大队出具的工作说明两份,用以证明候桂媛在广场参与非法聚集、扰乱工作、生活秩序;11、沈阳市公安局特警支队2007年8月8日提供的沈阳市上访人员在广场静坐光盘的制作笔录;12、视听光盘、视听证据材料情况说明,以上两份证据用以证明2007年8月8日候桂媛在广场参与静坐并喊口号,而且不顾北京警方劝阻,继续静坐;13、中共沈阳市委、沈阳市人民政府驻京稳定工作组2007年8月9日出具的进京上访名单,用以证明候桂媛多次到北京非上访地点上访,扰乱工作、生活秩序;14、情况介绍、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沈阳市房产局出具的复查意见、复查意见书、情况说明,用以证明候桂媛要求执行市政府第17号令给予拆迁安置的信访诉求,没有政策依据、不予支持,候桂媛系无理访;15、京公朝决字[2007]第707061号、708275号、70834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候桂媛因扰乱公共秩序三次被治安拘留;16、身份证,证明候桂媛的身份;17、沈阳市公安局特警支队2007年9月1日提供的关于侯桂媛到北京上访地点的情况说明,证明候桂媛进京上访地点为广场、三里屯、东郊民巷、万寿路甲15号、中南海等均为非正常上访地点;18、大东区规范信访秩序依法打击违法上访人员专案工作组出具的通知及附件,用以证明办案单位对此案的调查系依法进行;19、大东区二台子街道关泉苑社区委员会出具的情况证明,用以证明候桂媛因动迁安置问题经常上访、不听劝阻;20、大东区二台子街道新华社区委员会出具的情况介绍,用以证明候桂媛不听劝阻、498888开马,498888王中王,493333开马,498888王中王开奖结果,498888开奖结果查询,坚持到北京三里屯告状;21、2007年9月7日沈阳市公安局大东分局法制科对候桂媛制作的复核笔录,证明办案单位履行了复核程序;22、宣布劳动教养决定书笔录,用以证明依法向候桂媛履行了告知程序。被上诉人还向法院提交了国务院《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一条、第十条(五)项,国务院《劳动教养补充规定》第三条,用以证明其作出劳动教养决定的职权依据及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

  原审经庭审质证,对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均未采信,对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均予采信。

  本院认为,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一条的规定,被上诉人具有作出被诉劳动教养决定的法定职权。被诉劳动教养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由于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也可以查清事实后改判。当事人对重审案件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住所地:上海市福州路185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雷华灯,男,生于1963年11月3日,汉族,小学文化,身份证号码(略)。户籍所在地:(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肖家品,男,生于1967年4月27日,汉族,初中文化,身份证号码(略)。户籍所在地:(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肖鹏飞,男,生于1988年8月10日,汉族,初中文化,身份证号码(略)。户籍所在地:(略)。

  上诉人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因劳动教养决定一案,不服开县人民法院(2007)开行初字第2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的规定,对本案进行了书面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07年10月8日,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以妨碍执行公务为由,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五)项、第十三条的规定对雷华灯、肖家品、肖鹏飞作出收容劳动教养一年的决定。

  原告方诉称:2007年9月13日中午,三原告下班后刚回到家(上海临时住所地)里,来了两个警察和一个社保队员就先前有关打架的事找到原告雷华灯,并要将其带上警车。雷辩解自己没有打架,不愿意上警车,警察随即抓住雷的头发将其按倒在地,并用手掐住其喉咙,用腿压住其胸部。原告肖家品见警察打人,就向前质问为何打人,并叫其子肖鹏飞拿照相机拍现场留下证据,警察又将原告肖家品按倒在地并掐住喉咙。原告肖鹏飞拿照相机回来后,警察不让其拍摄,看到警察无端打其父亲就与警察论理,警察认为肖鹏飞阻碍了执行公务,强行拉其上警车。后被告作出对三原告分别劳教一年的决定,三原告不服,请求撤销被告的劳教决定。

  被告辩称:2007年9月13日,民警接110报警后到本市浦东新区北蔡镇御桥村附近处警。民警根据报警人的指控,口头传唤雷华灯,雷拒不接受,民警遂对雷强制传唤,雷拒绝传唤并推搡民警,将其佩戴的眼镜打落在地,民警再次对雷强制传唤时,肖鹏飞手持竹椅,肖家品手持钢筋抗拒民警执法,后均被制服并被传唤,在警车上肖鹏飞对民警进行殴打。我委对三原告作出劳教一年决定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法院维持。

  开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9月13日11时30分刘洪通驾驶摩托车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沪南路御桥公交车站处的非机动车道行使与拉板车的民工发生争议,被打后报警,民警胡晓峰、张华明、社保队员周维接警后到该市浦东新区北蔡镇御桥村处警。至现场后,殴打刘洪通者已经离开现场,刘向民警指认雷华灯系喊殴打人快走的人。民警胡某晓峰问雷打架的人哪里去了,雷不回答,胡晓峰就口头传唤雷到派出所,雷认为自己没有打人不愿去派出所而未上警车,胡晓峰就宣布强制传唤雷,并动手拉雷上警车,雷说自己没有打人而拒绝上车发生争执、拉扯、推搡,雷被按倒在地时手脚乱舞将胡晓峰佩戴的眼镜打落掉地。周围群众认为警察执法不当,将胡晓峰和周维围起来,胡晓峰等打电话请求增援。民警金明华等赶到现场,再次对雷强制传唤时,肖家品说如果雷打了人就去,如果没有打人是不会去的,并叫其子肖鹏飞去借照相机拍下现场,因此与民警发生了争执、拉扯。肖鹏飞借相机回到现场时见警察强行拉其父肖家品上警车,便用脚踢警察,社保队员周维上前将肖鹏飞按倒在地,肖鹏飞起身捡起泥块扔社保队员并顺手拿起一把竹椅准备砸社保队员,被警察将竹椅拿掉后强行弄上警车,在强行弄肖鹏飞上警车时,肖鹏飞不愿上车而与警察金明华发生了推搡,用手掐警察脖子时拉掉了警察脖子上佩戴的胸牌。肖家品看到其子被逮住,就捡起一钢筋准备打民警,被民警喊住后放下;后三原告被警察制服带回派出所。在警车上肖鹏飞与金明华发生争执,用脚顶了金明华。当日,北蔡派出所对三原告及刘全昌、肖三华、刘洪通进行了询问,次日三原告被刑事拘留,并被告知刑拘三日。9月13日刑侦十五队对胡晓峰、金明华、周维进行了询问,同日制作验伤通知及鉴定委托书并注明胡晓峰、金明华不构成轻微伤。9月17日对肖家品、肖鹏飞进行讯问,19日对雷华灯进行讯问。在刑侦大队的主持下,胡晓峰等辨认了照片,确认行为人系三原告。9月20日刑侦大队认为三原告无法追究刑事责任,对其呈报劳动教养。10月8日被告作出(2007)沪劳委审字第7505号劳动教养决定,认为三原告均能如实供述违法行为,对其以犯有妨碍执行公务行为分别从轻收容劳动教养一年。该决定10月11日送达,同日浦东新区看守所作出释放证明,三原告随后被送劳教。10月23日三原告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被告对其作出的劳教决定。

  开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劳教是对轻微违法犯罪人员的一种强制性教育改造的行政手段,是一项非常严格的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虽不归为行政处罚,但从对人身自由的限制时间和程度来看,比行政处罚中的人身罚还重,人身自由权是人的一项最基本权利,劳教法规在制定当初对维护社会治安起到了积极作用,现虽未废止,但在具体运用时应当与时俱进、严格掌握。违法行为人所受到的处罚(理)应当与违法行为及所造成的后果相符,应从案件的引起、性质、动机、发展情节特别是结果(危害程度)来综合考虑,不能随意决定。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及其相关规定,其对象是具有轻微违法犯罪事实者。第一、本案三原告仅有轻微违法行为,没有任何犯罪事实,而且根据公安机关的材料记载,三原告无任何前科;第二、本案的引起主要是民警传唤原告雷华灯时没有向其说清被传唤的理由,个别民警执法态度粗暴所引起;第三、被告认定雷华灯将民警佩戴的眼镜打落在地,根据案卷材料及当时发生的过程来看属于雷华灯被民警按倒在地后的正常性应急反应;认定肖鹏飞拉断民警的胸卡,从材料反映是在与民警发生拉扯过程中肖不小心拉断了民警佩戴胸卡的链条;第四、肖家品被民警强行送往警车时出现反抗,与民警发生争执、拉扯,这是一个此前无违法犯罪人的本能反应,在其拿钢筋准备行动时仅民警吼一声就自动放下,没有更进一步的行动。而被告在作出对原告劳教决定时确认了原告均能如实供述事实,但该决定认定的事实与原告供述内容有较大差异,即没有全面客观叙述其发生发展过程,影响定性。本案三原告不是他人的治安案件行为人或当事人,不愿意接受公安机关的传唤是常人的正常反应,而民警对其口头传唤缺乏说服力时就实施强制传唤,原告方反抗而出现抓扯,并非三原告有主动袭警动机或行为。肖家品、肖鹏飞放下了施暴器具,也没有对民警造成轻微伤害,尔后又配合了民警工作,其社会危害程度不大,该轻微违法行为不足以构成劳教。《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五)项规定,有工作单位,长期拒绝劳动,破坏劳动纪律,而又不断无理取闹,扰乱生产秩序、工作秩序、教学科研秩序和生活秩序,妨碍公务,不听劝告和制止的,进行收容劳动教养。本案被告认定三原告“妨碍公务”,但卷内材料没有证据证明其“不听劝告和制止的”,所以也不应对其进行劳教。被告是劳动教养管理机关,具有劳动教养决定的职权,但对三原告的处理没有综合考虑以上相关因素。从以上客观分析,被告对三原告进行劳教违反公平正义原则,没有完全出于公共利益管理,有背离于法律法规授权目的,属于滥用职权行为,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4目的规定,判决撤销被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2007年10月8日对原告雷华灯、肖家品、肖鹏飞作出的(2007)沪劳委审字第7505号劳动教养决定;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负担。

  上诉人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称,上诉人对三被上诉人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不仅形式合法,而且在实质上是出于对被上诉人的违法事实、性质、情节、动机和危害程度等诸多因素的全面的正当的综合考虑,该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请求撤销(2007)开行初字第28号行政判决;维持上诉人(2007)沪劳委审字第7505号劳动教养决定;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

  三被上诉人辩称,被上诉人没有违法行为,不是民警传唤的对象;民警传唤程序违反法律规定;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收集程序违法;上诉人对被上诉人实施劳动教养的依据不足。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一审中被告在法定期限内提供了以下证据:1、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2007)沪劳委审字第7505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证明对三原告犯有妨碍执行公务行为分别收容劳动教养1年;2、二00七年九月二十五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向被告作出的(2007)沪公浦劳字765号请示,拟对三原告报批劳教各一年三个月;3、劳教决定书送达回执、邮寄挂号收据、劳动教养执行通知书,证明被告于2007年10月11日向三原告送达并执行劳教;4、聆询告知书的送达回执,证明被告向三原告送达了聆询告知书;5、收案登记表及立案决定书,证明被告的立案情况;6、2007年9月14日拘留证及释放证明书,证明三原告被刑拘至2007年10月11日;7、2007年9月13日北蔡派出所民警对雷华灯的询问笔录、2007年9月14日、19日刑侦十五大队刑警对雷华灯的讯问笔录、2007年9月25日浦东公安分局法制办工作人员对雷华灯的询问笔录。8、2007年9月13日北蔡派出所对肖鹏飞的询问笔录、2007年9月14日、17日刑侦十五大队对肖鹏飞的讯问笔录、2007年9月25日浦东公安分局法制办对肖鹏飞的询问笔录。9、2007年9月13日北蔡派出所对肖家品的询问笔录、2007年9月14日、9月17日刑侦十五大队对肖家品的讯问笔录、2007年9月25日浦东公安分局法制办对肖家品的询问笔录。10、2007年9月13日刑侦十五队对处警民警胡晓峰的询问笔录。11、2007年9月13日刑侦十五大队刑警对民警金明华的询问笔录。12、周维2007年9月13日的陈述。13、2007年9月13日北蔡派出所民警对刘全昌的询问笔录。14、北蔡派出所民警对肖三华的询问笔录。15、北蔡派出所民警对刘洪通的询问笔录。16、胡晓峰、金明华、周维、刘全长、肖三华、刘洪通辨认照片笔录,指认三原告系与警察发生冲突的人。17、浦东公安分局对胡晓峰、金明华、周维的验伤通知书及损伤伤残鉴定中心法医临床学鉴定委托书(对胡晓峰、金明华),证明其不构成轻微伤。18、2007年9月25日刑侦十五队以受伤民警及社保队员未构成轻微伤、无法对三原告刑事处罚而报劳动教养。19、110接案登记表证明处警依据。20、民警金明华的胸卡、胡晓峰的眼镜。21、金明华、胡晓峰的警官证复印件,表明处警的合法性。22、三原告的基本情况。23、法规、规章依据。原告方向法庭提交了邓光翠、康定菊、黄海红、胡庆能、胡庆才、雷尤勇、邓占高、张英芳的调查笔录等证据。

  开县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被告所提交的证据来源及形式合法、记载内容较为客观、与案件具有关联性,证据有效。原告方所提供证据证明内容与原告方在限制人身自由时的陈述基本一致,能够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

  以上证据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一审法院对证据的分析采信正确,据此认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上诉人是否符合劳动教养的对象和条件。对此,需要根据被上诉人行为的起因、性质、情节、后果及社会危害性等进行综合判断。

  一、本案公安机关传唤雷华灯的行为是执行职务的公务行为,但该行为存在不当之处是导致被上诉人抗拒行为的起因之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的规定,公安机关传唤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时,应当将传唤的原因和依据告之被传唤人。从本案来看,执法民警在调查询问雷华灯时,因雷华灯不予配合就对其实施传唤,没有明确告之其传唤原因和依据,违反程序规定。另外,在雷华灯抗拒传唤引起群众围观以及肖家品与民警发生争执的情况下,执法人员没有先行通过说明情况以说服教育的方式平息事端,而直接采取对肖家品实施强制的手段,最后导致了肖家品、肖鹏飞与执法民警之间的抓扯、撕打行为,一定程度上有违文明执法的法律原则。因为,相对于被上诉人,本案执法民警应当具备更高的法律素质,在现场出现肖家品等人阻碍执法的倾向,可能导致事态扩大的情况下,民警首先进行必要的解释以及法律后果的告之,以避免矛盾的进一步激化,应当是正确的选择。

  二、被上诉人的抗拒行为构成妨碍执行公务的违法行为。根据行政法原理,一般情况下,行政行为一经作出,就推定其具有法定的效力,即确定力、拘束力、执行力。即便该行为存在违法或不当之处,在有权机关依法撤销纠正之前,相对人应当予以遵从。虽然本案公安机关执行公务存在不当之处,但在案件发生时仍应认定为有效的公务行为,被上诉人仍有服从的义务。被上诉人抗拒执法,并与执法人员发生抓扯、撕打,构成妨碍公务的违法行为。由于该行为不构成犯罪,因此,被上诉人抗拒执法的行为属于妨碍公务的一般违法行为。

  三、被上诉人妨碍公务行为的情节、后果及社会危害性等不符合劳动教养的条件。劳动教养是一项非常严格的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其制裁强度超过行政处罚中的最重的处罚方式人身罚。虽然《劳动教养试行办法》将劳动教养作为对妨碍公务行为的制裁方式,但在作为法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妨碍公务行为的制裁作出新的规定的情况下,《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的适用应当审慎,以体现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适用的衔接和法律法规体系的内部协调。即当违法行为的情节、后果、社会危害性等情形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最高从重情形,适用《劳动教养试行办法》对违法行为人进行制裁才能体现违法行为与后果责任相当的原则,彰显法律适用的公正性。本案被上诉人与执法人员因执法不当发生抓扯、撕打,虽然行为过激,但并非蓄意抗拒执法,仍是妨碍公务行为的一般表现,这一行为除造成有关民警的轻微伤害的直接后果之外,亦未带来其他严重后果,特别是违法行为的发生具有临时性和突然性,事后被上诉人能够认识行为的违法性,其再次危害社会的可能性较小,以上情形表明,对被上诉人妨碍公务的违法行为可以从轻处理。在没有充分证据表明被上诉人妨碍公务行为的违法情形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条、第五十条规定情形更为严重,且有从轻情形的情况下,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对被上诉人作出处理不仅能够达到制裁违法行为的目的,而且符合普遍的公正观念。本案上诉人适用《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五)项、第十三条的规定对被上诉人作出劳动教养的决定,属于适用法律不当。

  综上,被上诉人妨碍公务行为不符合劳动教养的对象和条件,上诉人作出的(2007)沪劳委审字第7505号劳动教养决定适用法律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2目的规定,应予撤销。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违背公共利益管理的目的,属于滥用职权的行为,缺乏证据支持,其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4目的规定亦属适用法律不当,对此,本院予以纠正。但原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程序合法,撤销上诉人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的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上诉人(原审原告)徐启勇,男,生于1972年3月21日,汉族,住(略),现在重庆市万州劳动教养戒毒管理所劳动戒毒。

  上诉人徐启勇因行政赔偿一案,不服万州区人民法院(2007)万行赔字第1号行政赔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原告徐启勇与余曦龙、刘云川、张勇均系被告重庆市万州劳动教养戒毒管理所的劳教人员。2006年7月29日上午8时许,余曦龙在劳教人员习艺车间见徐启勇在车间巷道来回走动,便问徐:干什么?徐答:找板凳。因徐回答时声音大,余觉受到顶撞,便殴打徐启勇头、面部。劳教人员刘云川、张勇见状后,相继上前与余曦龙一同对徐启勇进行殴打至其倒地,徐大声呼救,被闻讯赶来的值班民警进行制止,并将徐启勇送往被告医院诊治,诊断为损伤性、延迟性脾破裂,并实施手术切除脾脏,用去医疗费10156.89元,该费用由被告进行垫付。后经重庆市万州区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徐启勇的损伤程度系重伤。2006年8月16日经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对余曦龙等三人逮捕。2006年9月21日经重庆市渝东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徐启勇伤残程度系八级伤残。2006年11月2日,万州区人民法院对余曦龙等三人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2006年10月24日原告徐启勇以被告因管理失职为由,向被告提出行政赔偿申请,要求按照《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进行赔偿。被告于2006年11月8日作出(2006)万劳戒赔字第03号行政赔偿决定书决定不予赔偿,同时要求徐启勇返还垫付的医疗费10156.89元。原告徐启勇不服于2007年1月17日起诉来院要求被告行政赔偿。

  原审认为,原告徐启勇对被告万州劳教所作出的行政赔偿决定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符合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原告徐启勇因口角与余曦龙发生纠纷,导致被余曦龙等三人殴打致伤的事实客观成立,本院予以认定。但对该纠纷的引起,徐启勇与余曦龙等人应负直接责任。被告万州劳教所作为法定监管机关,对被监管的劳教人员负有保护其生命健康的责任,徐启勇在劳教车间受伤,被告应承担监管不严的过失责任。考虑到被告的监管行为在损害发生过程和结果中所起的作用大小以及原告享有向直接侵权人余曦龙等人提起民事赔偿的权利等因素,本院决定被告应酌情对原告给予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二)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安机关不履行法定行政职责是否承担行政赔偿责任问题的批复》(法释[2001]23号)的规定,判决:一、被告重庆市万州劳动教养戒毒管理所赔偿原告徐启勇赔偿金15000元,品除被告已垫付的医疗费10156.89元,实际赔偿原告徐启勇4843.11元。此款在本判决生效后一次性由被告支付原告。二、驳回原告徐启勇的其他诉讼请求。徐启勇以“原审认定事实具有主观性,并且适用法律错误及程序违法”为由,上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徐启勇系被上诉人管理的被劳动教养人员,被上诉人应对其徐启勇生命健康负有监管职责。徐启勇在劳动车间与同为劳动教养人员余曦龙因口角纠纷,被余曦龙等三名劳动教养人员殴打致伤,被上诉人应承担监管不严的责任。由于徐启勇所受伤害系余曦龙等三人所致,其损害赔偿徐启勇应当首先提起民事赔偿诉讼,由三名直接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如果人民法院判决直接侵权人完全履行了民事赔偿责任,应当免除被上诉人的赔偿责任。如果人民法院判决直接侵权人未完全履行赔偿责任,人民法院应当按被上诉人过错的大小确定赔偿数额。但是,徐启勇放弃对余曦龙等三名直接侵权人的民事赔偿,所以,徐启勇要求被上诉人负完全赔偿责任的请求不予支持。因而,原审法院根据被上诉人的监管行为在损害发生过程和结果中所起的作用大小以及徐启勇仍享有向直接侵权人提起民事赔偿的权利,判决酌情给予赔偿并无不当。徐启勇上诉称原审法院在开庭中未组织双方辩论属违反法定程序,经审查,原审在双方进行举证质证过程中对证据的效力,争辩焦点及观点进行了质辩,虽然没有单独的辩论阶段,其辩论意见在质证过程中进行了阐述,因而,应属程序瑕疵。原审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徐启勇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上诉人(原审原告):何青,男,汉族,1984年10月5日出生,住(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东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地址:东莞市东城南路3号。

  上诉人何青因诉东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教行政强制一案,不服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05)三法行初字第2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的事实:2005年6月10日,在东莞市大朗镇嘉荣商场、红荔商场附近、长富路步行街等地方,发生了一起聚众扰乱社会治安的事件。当时聚集了一些闹事人员随意追打当地摩托车搭客司机,并推倒、砸打当地摩托车。原告何青参与了这个闹事事件,并砸坏了事主的摩托车。后东莞市公安局果断采取措施,及时平息闹事现场,当场抓获原告及其他闹事人员。之后,被告东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了东劳决字(2005)第034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对原告进行劳动教养,原告对此不服而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四条、第十一条的规定,被告依法享有对原告何青作出劳动教养决定的职权。被告东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根据调查的证据认定原告在一起扰乱社会治安的事件中具有寻衅滋事的行为,证据充分。原告具有寻衅滋事行为,符合收容劳动教养的条件,被告依照《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的规定,对原告作出劳动教养决定,适用法律正确。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理由不充分,法院不予接纳。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有关规定,程序违法。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二条的规定,“劳动教养,是对被劳动教养的人实行强制性教育改造的行政措施……”,因此,劳动教养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有关程序规定。被告依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的有关规定对原告作出劳动教养决定程序合法。原告这一主张,理由不充分,法院亦不予接纳。综上,被告作出的东劳决字(2005)第034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依法应予维持。原告要求撤销被告的该决定书中的第6项,理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维持被告东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东劳决字(2005)第034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中的第6项。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何青负担。

  上诉人何青不服原判,提起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1.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何青于2005年6月10日下午2点多在东莞市长富步行街参与闹事,但没有受害人指认和辨认出上诉人参与此事。也没有证人和其他证据证实上诉人参与闹事。虽然张国建辨认出上诉人在长富步行街,但并不能证实上诉人参与了闹事。2.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更加需要上诉人出庭来说明情况,而一审法院没让上诉人出庭,剥夺了其为自己申辩的权利。二、被上诉人东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1.劳动教养应是行政处罚,而不是行政强制措施,因而应受《行政处罚法》的约束。而被上诉人没有按《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被上诉人没有组成合议组进行书面审核和讯问上诉人,在提交的证据中也没有提交《劳动教养呈批报告》听取呈报单位的意见,更没有送达《劳动教养决定书》向上诉人的家人宣布决定劳动教养的事实、依据、期限、以及上诉人依法享有的权利。2.被上诉人是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之规定对上诉人作出劳动教养的决定,但依该《办法》第9条的规定,上诉人家居农村,2004年底才退伍,后到东莞市厚街白濠圣马家俱公司当保安,直到05年5月底为学开车才辞工,根本不是流窜作案人员,不是劳教对象。故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2.撤销东劳(2005)第034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第6项的决定;3.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的诉讼费。

  经审查,原审法院经庭审质证而认定的证据合法有效,可以证明原审认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四条、第十一条的规定,被上诉人东莞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作为管理劳动教养工作的行政部门,依法有权行使作出劳动教养决定的职权。根据被上诉人提供的上诉人何青本人的供述材料,同案人员张国建的辨认笔录,以及该事件相关的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相片、方位图等证据,足以证明上诉人于2005年6月10日中午,在东莞市大朗镇长富路步行街参与了寻衅滋事的事实。被上诉人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的有关规定,对上诉人作出了东劳决字(2005)第034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第6项的决定,对其进行劳动教养,属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支持。上诉人提起上诉称,被上诉人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属证据不足,程序违法,原审判决不当。但根据被上诉人提供的对上诉人的讯问笔录,同案人员张国建的辨认笔录,以及现场的勘查笔录、现场相片、方位图等证据之间互相印证,充分证明上诉人确有参与该寻衅滋事的事实。故上诉人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维持被告东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东劳决字(2005)第034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中的第6项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国建,男,汉族,1976年10月13日出。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ene-spa.com All Rights Reserved.